在纽卡和英国人练功夫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1 马斯特陈 2016年06月25日

1

那是一个平静的中午,我和同学去了中国城的自助餐馆,狠狠地吃了一顿。在英国读研,尤其是像我这种一周四十小时课的专业,还是很累的。而且时间长了,说不想家,那是假的。在这种情况下,美食,是最好的解药。所谓,没有什么事是一顿饭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两顿。大抵是这么个意思。

酒足饭饱之后,便和同学慢悠悠的往回走。边走边互相交流彼此专业上的糗事。等会,你等会,这个广告写的是啥,蔡李佛?在我的印象中,蔡李佛应该是中国南方的一种功夫,没想到不远万里的纽卡斯尔还有武馆。我仔细阅读了一下广告,最终决定,来看看——即使课程繁重。

我按照广告上写的课程时间,提前一点赶到了拳馆门口,但是门是锁着的。不过门口有两个老外在排队。我就问,你们是来学功夫的吗?他们说是。那就没错了。于是稍微聊了几句。这两个老外也是刚来,才学了两三节课。但是很显然已经表现出了很大的兴趣。然后互相问了一下名字,但他们的名字实在是太难记了于是没记住……

没过一会,师父来开门了。于是我又跟师父聊了聊。不过师父原是南方人,通常是说粤语的,普通话说的不是很好,于是半英语半普通话的互相了解了一下情况。嗯……不得不说这种情况略微儿有一点尴尬。

师父问,以前有没有学过什么功夫啊(自行脑补南方的普通话口音)。我说有,练过一点太极拳。然后师父露出会心一笑,我们蔡李佛啊,是南方的拳法啊,很重马步的啊(此处很字重读),你第一次来,先试试看能不能练下去,就不收费啦。要是喜欢,以后继续练再收费。

不多时,武馆里聚集了十多个老外,和我一个中国留学生,然后就开始训练了。先是热身,绕圈跑,加速跑,减速跑,变速跑,高抬腿跑,后蹬腿跑,横着跑,踢着前面的人跑,各种花样;然后开始压腿,正压,侧压,趴地上压,两人互相压,各种花样;紧接着就是踢腿。正踢,侧踢,外摆,里合,外摆里合,里合外摆,鞭腿,扫堂腿,各种花样。

后面的训练,就是马步了。这个过程中,总是听到助教再喊sleeping,sleeping。但是大家一听到都老老实实的扎马。我纳闷是不是扎马要扎到能睡觉的地步才是合格。

蔡李佛的马步,也是各种花样,箭马,跪马,套马,偷马,吊马等等。真是应了师父那句话“很重马步啊”。各种马步之间相互转换,同时辅以手上挂拳,抛拳,插捶之类的动作,基本上就构成了蔡李佛的核心技术。当然,这些名词是用英语发粤语音发出来的,所以……我音译的可能有错误。

整个课程两小时。前四五十分钟,是跑步,压腿,踢腿之类的热身。中间四五十分钟,马步之类的核心动作训练。最后二十多分钟是套路练习。

后来,我加了这边的FB,里面的广告我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唯独两个词印象颇深:toughtraining。心中冒出四个字:诚不我欺。

image001.jpg

 

2

上了几节课之后,逐渐和这群老外熟悉了起来。有一天上课的时候,那个助教老外问我要不要参加春节的舞龙,我说好啊。毕竟这也是传播传统文化的一种方式,而且,某种意义上,在纽卡斯尔地区,加强了中英文化交流(严肃脸)。

对于中国的文化,这群老外还是很喜欢的。别的不说,光是跟蔡李佛有关的武术套路,技击方式,舞龙舞狮,锣鼓乐器,都学的有模有样。而且他们中有人甚至能使有筷子吃饭。再而且,竟然每个人都能说出来黄飞鸿的名字(虽然黄师傅练得不是蔡李佛,但洪拳和蔡李佛某些地方的风格也非常相似)。

从那以后,周三的课程跟之前说的一样,热身,马步,套路。周天的训练一开始先把热身来一遍,然后上楼把龙扛下来,开始训练舞龙的动作。但有时候,周天也会不训练舞龙,变成强化训练。

这个强化训练,咳咳,强化的还是比较厉害的。比如说身体素质的训练啊,各种技术动作的训练啊,以及,抗击打能力的训练。

这些老外的功夫,在细腻程度上,并没有我好。力气大是不假,但多数情况,挂拳也就是在那挥胳膊,腰马的劲带不上。而且在一些组合的技术上,可以看出来他们大多数都是凭借一腔热血怼出来的。总的来说,技术比较粗糙。但是他们是喝牛奶吃牛肉,是真!耐!揍!啊!

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

练习时间长了,也就逐渐互相熟悉了。

有一个阿姨叫Heather大约三四十岁,人很好,也喜欢跟我聊天。有次我跟她说这周的课程是climatechange。对此,她说,Oh,that’s very difficult, that’s a huge system, you have to remember lots of thing.我把头点的跟打点计时器一样,说Y!E!S!

有一个大哥,嗯……姑且喊大哥吧,老外们的年龄都挺难直接看出来的。那个大哥整个后背和两个胳膊纹满了纹身。看起来凶狠异常,可一说话,一口一个sorry,一口一个thankyou文质彬彬,慢斯条理。跟他的形象气质略微有一点儿不符啊。

有一个长得跟年轻时候的X教授的小哥,我问他练拳练了多久了?他展现了纽卡人民的热情和健谈,跟我说了五分钟的故事。大意就是我从几几年开始练拳,后来有一段时间因为什么原因导致没练了,再后来觉得挺可惜,于是就又来练了,就一直练到现在。嗯……除去口音,就是一篇优秀的雅思听力文本。

有一个老爷爷,看起来六七十岁了。但跟我们训练的时候,一点都不虚,该踢腿踢腿,该马步马步。有次我算了一下,热身时候的踢腿数量,杂七杂八加起来大约有六百腿。这个老爷爷竟然能一点不差的坚持下来,真的很令人吃惊。

有一个行事作风乃至打扮跟特种兵一样的助教,平时动作非常夸张,教学也很严厉,但对人也是非常好的。会很仔细的解释技术动作的要点,不耐烦地一遍又一遍的示范,直到所有人都学会。

有一个非常高大壮实的汉子,练蔡李佛有年头了。不管是基本的身体素质,还是技术水平上的造诣,明显能看出来高出别人很多。而且这个人,有次跟师父交谈的时候,说了一种不是英语的语言,于是我怀疑他会说粤语……(此处不敢确定)

为什么我只记住了阿姨的名字?因为他们的名字实在是太难记了啊(X2)!

有一次来了几个新的小盆友,对,是小盆友。于是助教老外就从基本的动作教他们。让他们一步一步的模仿扎马。然后说:”thisis called ,sei ping ma(音译).”于是我突然顿悟了。原来所谓的sleeping,是四平马中的四平。你们这个英语发粤语音的套路,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

image002.jpg

 

3

春节舞龙的时候,我们早早的赶到了地方,先是拜了拜蔡李佛的祖师爷陈享,然后出去布置现场,把整个中国城都插上了旗子,不得不说,在异国他乡,这样非常有节日氛围。中途还有个歪国人把我拦下来聊天,聊了一会说能给我拍点照片么,我说可以啊。他就拿着单反咔嚓咔嚓按了十几下。后来发现那个人是个摄影师啊,还是gettyimages(一个据说很有名的图库网站)的摄影师。哥们你早说啊,你早说我来几个pose啊,不厚道!

布置一圈之后,回去吃了点东西垫肚子。然后就祭出了训练已久的那条龙。那也是围观群众最期待的一个项目。

我们一行人,举着龙,一路从中国城的末尾走到头。因为是安排好的活动,所以英国警方也在相应的道路布置了禁行的障碍,这样就把人群限制在中国城牌坊下。

当龙走到中国城牌坊那的时候,那场面可以用著名小品演员宋丹丹的十六字真言来形容: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敲锣打鼓的活动是有的,而一挂炮也是放了的,旗子是早上布置了的,至于人山人海嘛,想一下五一十一的时候,国内各景点的状况就知道了。

我相信当时在场的国人心中一定会有一种莫名振奋激动的情绪。但其实我心中还是有一点唏嘘。我们国家的一个传统习俗,竟然需要大多数的外国人才能来展示……

舞龙表演之后,师兄们便开始一边舞狮一边从中国城开头开始,一家店一家店的采青。我们跟在后面,敲锣打鼓。累了的话,就换人继续。

生菜从狮头吃进去,撕开并扔出来,寓意着生财。这也是给中国城的店家们一个美好的祝福。而那些店家们,能看出来,心中同样是感慨万千,甚至有一家老板跟着锣鼓手舞足蹈,非常兴奋。还是那句话,异国他乡的,说不想家,那是假的。而采青这一活动,无疑释放了大家心中的感情。

也就是在那一天,我才发现原来中国城这么多家商户,走一圈下来好累啊……

image003.jpg

 

4

春节舞龙的活动之后,很快的我也就进入了第二学期。由于课程难度逐步加大,我就有一段时间没去练蔡李佛。等闲下来之后,我便又开始练习了。

Heather阿姨看到我,很热情的说了句,Ihavn’t seen you for a century。嗯,我大概是知道英国人怎么用形容词的了。

课程依旧是踢腿,马步, 套路训练。偶尔也加上你踢我一下,我踢你一下的抗击打训练。看似枯燥无味,却也乐在其中。

再往后的时间,过得非常快。似乎几个呼吸之间,就踏上了回国的飞机。

有时候,我会想起这些在异国他乡练蔡李佛的老外们想,起他们用英语发粤语音的各种名词,想起他们练拳时候以气发力的声音,想起他们有时候蹩脚的练动作的情景。这群老外,他们喜欢传统武术,喜欢中国文化,也坚持的下去。

以后如果有机会回到纽卡,我想我肯定会回去这家拳馆看一看,说上一声Ihavn’t seen you for a centu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