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国读一个冷门专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我自己读的 Food Science 和隔壁上课密密麻麻的中国同胞比这一届中国学生加我也才一个巴掌就能数过来 最苦恼的是总要和人解释下food里有什么science 还有转基因食品什么的你懂的 so大家来聊聊呗?

1 YoncaWang 2016年06月23日

很想说,我们专业总共就8个人,只有我一个中国人,然后专业上一届只有一个日本人是亚洲人,上上届只有一个台湾人,而下一届,似乎是木有中国人的样子。我的专业是:Environment, Culture and Society. 表示大家一听都是,环境啊,很高大上啊,回来应该很好找工作的,但其实我们主要学的是Environmental Ethics.

2 马斯特陈 2016年06月25日

我申请的专业全名是Hydrogeologyand Water Management,属于CivilEngineering and Geosciences学院。翻译过来是水文地质与水资源管理,土木工程与地球科学学院。这专业的第一个词嘛,生僻的跟我的专业一样,不仅我不会读,有的词典也不会读,而且,甚至有不少英国人也觉得这个词很陌生。

学校下Offer的时候,邮件里有这么一段话:The degree courses include lectures, laboratory work, fieldtrips,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opportunities, and events with practisingscientists from industry.  You also undertake your own research projectduring the course. 其他的都挺容易理解的,这个field trips。。。嘿嘿嘿,读个研还有野外生存训练哇哈哈哈。 

2

语言课结束之后,上主课之前,系里的老师发来一封邮件。大意就是恭喜你通过了语言课考试并且拿到了unconditional offer,而且在你正式开始主课之后,你将会有一个very full timetable。另一封邮件里写到” Your Masters programme will be hard work, but it should also be fun”.

主课的第一周是introduction week。周一早上是一个比较普通的会,整个学院的学生都集中在大教室中。老师们介绍了一下院系情况啊,专业情况啊,老师情况啊,安全事项之类的。而下午,是考试。对你没看错,第一天下午就是考试。考试内容就是早上开会的安全事项,而且如果考不过的话,就得一直考一直考一直考,否则第二周开始不让你上课。从这个意义上说,英国的安全教育意识比国内要好。

我的专业和其他三个专业的学生组成了2014纽卡斯尔水资源小组。而这一个有着高大上名字的小组,仅仅二十多人,仅仅仨中国学生。有一位老师曾对着我们这伙人吐槽道:” so many Chinese people.”

周二到周四,是我们水资源小组的成员去亲身感受“我们专业是干啥的”的时间。感受的方式,就是我所心心念念的field trips!只不过实际情况中没有我想的野营扎帐篷罢了。我们穿着拥有高反光涂层的防护服(主要是为了容易被发现),去田野里,丛林里,水库里,参观各种水利设施。小到木质的迷你闸门,大到混凝土大坝,都看了个遍。

不管是老师解说的语速还是专业词汇的运用,很显然已经超越了语言课的阶段。还好凭借肢体语言和常识积累,大体上能明白老师在表述啥。虽然他们说的话,有一半都没听懂……

周三的时候参观raingaugingstation,还有一伙BBC的staff。他们说,你们该干啥干啥,我们跟着后面拍就行了。从这个角度上说,哥们也是上过BBC的人。

3

第二周开始,我算是了解到什么叫”very full timetable”了。每天从早上九点开始上课,上到下午五点,中途十二点到一点是午饭时间,每周从周一上到周五。刚开始的时候,怎么说呢,真是要了亲命了。每天跟老师大眼瞪小眼七个小时。脑子里的想法基本上徘徊在“这是啥”和“这又是啥”之间。

看来,语言课的级别真的是很低啊!

不幸中的万幸是,前几周的课都是数学和Hydrosystem Processes and Management(本专业的核心课程,简称HPM)。其中数学是从分式的加减乘除开始的,对你没看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专业的数学是从分式的加减乘除开始学,一直学到非常简单的微积分,这算是第一部分。第二部分就是概率论,概率论老师那个字呦……真的是凌乱到难以用文字形容。总之,数学部分基本上没达到高数的难度(只限本专业)。看看隔壁专业StructureEngineering,人家那数学多难,那才叫数学!

头两个月,都是第一周上课,第二周考试,第三周上课,第四周继续考试。因为上课都是听得懵懵懂懂(数学除外),所以就不得不在课后多做功课。也就是在这两个月,为后续的学习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主要是HPM的功劳)。

4

整个一年的课程说起来,第一学期过的最艰难。之后的第二第三学期,因为语言水平突!飞!猛!进!于是学习过程也变得相对简单。总的来说,像Climate Change 这种纯理论纯文字的课程,学起来是最累的。“每个单词都认识,连起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事件频频发生。而带有计算的课程虽然很难,但却相对容易理解,成绩也高一些。

应了开学时邮件里的那句话:Your Masters programme will be hard work, but it should also be fun. 各门课程的Coursework虽然难度颇大,但也很有意思,会很容易刺激学生自主的去查阅资料,以此收获某些比单纯学习更重要的东西。

HPM在课程末段还有一个field trip。是去测流速,需要有志愿者穿上特殊的衣服走到河流里操作仪器。当天其实非常冷,而且又是在河边。考虑了一下我的抗冻等级,我还是忍住了没毛遂自荐。据下河的哥们说,回家之后泡脚泡了仨小时还没缓过来。想想都冷……

River Basin Management这门课中,就非常考验团队合作,随机分配其他专业但同样有这门课的同学在一组,共同完成一份presentation。

GIS这门课早上说理论,下午上机实践,持续一周。每个人周五的时候可以自主选择做洪涝灾害的分析图还是地下岩层的分布图。在这之后的coursework也是二选一,而且题目非常发散,但考虑到之前已经有过一次选择,那么这里的coursework,大家往往会选更有经验的方向。

Borehole Design这门课也含有一个field trip。实地去测量地下水水位,进行相关记录和计算,而这一切的数据,是要运用到之后的coursework里面的。而在做coursework的时候,我专门因为数据问题问了老师: “老师,请问一下这个数据是不是有问题,如果按照正常方法处理的话,得出来的值是不对的。” 结果老师很开心的告诉我对呀我给你们的这组数据就是有问题的啊。

Groundwater Modelling这门课学习了两个软件,GMS和NGMS,都是用来模拟地下水的。在GMS的coursework中,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初始参数取1+你的姓的首字母的顺序乘以0.1(比如首字母是C,就取1.3)”这个梗终于被我碰到了。

5

经过一年的奋斗,终于到了毕业论文的时候。我的导师是GeoffParkin,非常nice的一个人。而且Borehole Design, Groundwater Modelling, 以及十个units 的 HPM都是他带课,彼此之间也就相对熟悉。总之,跟着他做课题感觉很轻松。

有一次面见导师讨论论文,结束之后突然想起了introduction week里另一位老师说的:”so many Chinese people.” 于是就有了如下对话。

“Doctor Parkin.”

“Yes?”

“Was there any Chinese students studied this major before?”

导师沉默了一会,然后他那充满磁性的低音炮嗓音中发出了一声No.

看到了吧,一个冷门的专业有可能让你成为某个国家在某个学校的某个专业的大师兄!